金钱之所以有人见人爱的魅力,是因为人们可以通过它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和欲望。而以金钱来满足需求和欲望的种种行为,便叫做“花钱”。

进商店买衣帽鞋袜,上菜场买萝卜白菜,是花钱,但那只是具体行为,人人皆会;根据自己收入的多寡、家底的厚薄,制订恰当、合理的消费计划,而后实行之,也是花钱,这涉及到理财的学问,并非人人皆能。因此人们论及花钱,又有“会花”与“不会花”之说。

人们由于收入,生活环境,以及社会地位的不同,故花钱的境界也不同。普通百姓花钱,大多能做到量入为出。他们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,一半是出于理智,一半是出于被迫。人的欲望虽然无止境,但人的收入却大多有限。于是这有限的收入使人们的许多欲望受到了遏制。锦衣美食,人人皆喜,但月收入数百元的人只有将“温饱”二字作为穿衣吃饭的标准;别墅轿车,人人皆爱,但三年五载存不上万元的人只得以有屋藏身、有自行车代步为满足。理智加被迫,使成千上万的人在花钱之前都要在心里拨一拨小算盘,不知多少享乐的欲望在拨动小算盘之后烟消云散。而能在花钱之前拨一拨小算盘的人,虽然玩不出随心所欲的潇洒,显不出一掷千金的气魄,却可以使有限的金钱细水长流,从而无衣食之忧。

然而,有些人花起钱来,并不都能听从理智的忠告,而是任凭欲望的驱使。收入微薄,并不能使他们变得精打细算;经济拮据,并不能使他们放弃享乐的追求。腰里有钱,花了再说,管它后半个月的饭钱有没有着落,我只图眼前快活。怕什么吃了上顿没下顿,借钱也得享乐,至于日后咋办,我不愿想那么多。可想而知,这种人快活之后,必然要为钱发愁,享乐之后,大多要为还债担忧。更有一种人,腰里刚有了一点钱,便要攀比富人,为了满足一时的虚荣心而不顾后果。看人家更新家具电器,他要紧步后尘;看人家大搞装修,他要迎头赶上;看人家买了轿车,他要将两轮的交通工具换成四轮……生活困难,他可以勒紧裤带,积蓄不够,他可以四处借债。不论人怎样受罪,只要脸上有光就行。而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花钱法,只能使自己在经济上常常陷入困窘的境地。

有一种人,也是只听凭欲望的驱使,但他们的欲望只是占有金钱,而不是花钱享乐。别以为那个家中金币成堆,生活上却吝啬无比的老葛朗台只有小说中才有,现实生活中,也可以找见此类人物。有的人存款多多,但却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那双脚难得跨进商店。因为花钱对他们来说,是一种痛苦。他们只要能看到存折上的阿拉伯数字不断地增长,或天天清点钱箱中日益增多的钞票,便能获得无与伦比的满足。存折上的数字或钱箱中的钞票一旦减少,他们便心如刀绞。人到了这一步,也就如培根所言:“与其说他拥有财富,不如说财富拥有他。”

富有而吝啬的人毕竟是少数,挣起钱来是大手笔的人,花起钱来往往也不同凡响。生意兴隆,财源茂盛,年收入以十万、百万计,当然要住有豪华别墅,坐高级轿车,吃喝玩乐也要保持相应的档次,即使是休起闲来,也非常人可比:开开“爬梯”、打打高尔夫球,或是听听音乐会、看看歌剧,这只是平时的节目;携妇将雏到海滨度假,或全家出动到国外一游,才是大的活动。这种人被誉为“能挣会花”。不过“会花”,对于他们来说,已不是指善于理财,而是指善于让金钱为自己服务。这种“会花”,必须以“能挣”为前提,对于不能挣的人,这种花钱之法当然不足为训。


0/300
发表评论
◎2009 cfwh2008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346号 京ICP备12046515号